一个人能有多专心呢?

小时候妈妈说要专心的吃饭,上学后老师说要专心的听课,长大后朋友说要专心的谈一场恋才对得起自己。可是专心了又能如何呢?我还是不懂。我不能专心的吃饭,不能专心的听课,也不能专心的谈恋爱,似乎我的思绪总会偷偷飘远,飘过窗檐,飘过门栏,飘过土丘,飘过草地····飘到我不知道的地方。

有些人说睡着时就会专心了,可是事实呢?我们的大脑总是会波动着思绪,从一个梦转向另一个梦。看吧,连做梦我们都不能专心的做。

有时候我别人觉得我真的很专心了,在我做事时喊我总没有回应。也许我真的在专心的做事,也许我又在发呆,也许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······人真的很奇怪,又很矛盾,又爱撒谎,总爱把“专心”两个字放在嘴边。说话时认为该专心说话,做事时说是专心做事,走路时觉得应该专心走路,可是却总爱做出不同的事情。我想这大概就是我们与动物的不同之处吧!

说道爱情,其实我真不是一个可以对它说道的人。有很多人认为爱情是一个伟大而又神圣的事物,不容别人说三道四。但是这些伟大的爱情故事确是由别人说三道四流传下来的。别人说对待爱情必须专心,不然将得不到它。

可是我看了很多爱情故事,没有人可以专心的去爱,总有很多事情在两个人之间阻碍。我不懂爱情,但是我知道爱情本身就很不易了,做到专心的爱情真的很难,也许爱情本来就是有复杂的事情慢慢积累出来的事物吧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专心,也许我对专心的理解出错了,也许专心本来就是用来聚合我们容易散开的心思,也许专心是我们自己的束缚。

我不专心?我很专心。